优阅读

时间的果

 

时间的果

黎戈 

北京联合出版公司

20173

 

70后作家黎戈,继《一切因你而值得》《私语书》《因自由而美丽》《静默有时,倾诉有时》、《各自爱》、《纪度》等文学作品后,给读者带来了这本全新随笔集《时间的果》。书中内容分布在了“叶舟”和“根岸”两个文字空间里。“叶舟”是作者对其他文学作品、音乐、电影的观后感和评论,“根岸”则更多聚焦于自己周边的生活。“温和”、“安静”、“客观”是读完全书给人最深的印象,就像作者在序言中写的:“‘莫失己道,勿扰他心’……通过自我建设让自己成为美好的存在,是比言教更好地心灵指引。”小编在此精选了书中一些美好的段落,在这个秋日暖阳的午后,享受片刻安安静静的悦读时光吧~

 

 

 

抽象画家里,莫兰迪也是我喜欢的第一人。蒙德里安太聒噪和热闹,充满了声音。在蒙德里安艺术生涯最后阶段的作品中,整个都市的声光都浮现在画布上……如果莫兰迪的画也能发声,大概会是夜间大海的涌浪声,单音节地往复,却又辽阔致远。

——《在有限中宁静致远》

 

中国人面对多灾多难的历史,怀揣一颗在无数次政治斗争中被吓得噤若寒蝉的小民之心,饱受人际碾压,以天生含蓄收敛的性格,拿来承受生活的就是这么一种技术动作:弱德。和西方人在尊重个体的文明环境中养成的那种外凸型的拳头不一样,弱德是紧握、压抑、阴性的,表现为无论经历怎样的折磨,都坚持保住平静不走形的内心。它看上去是平面,是零,但其实是力,是大大的正数。

——《古典文心》

 

 

 

“对我(塞尔努达)而言那木兰不仅是花,更能从中读出生命的图景。虽然有时希望生命是另外的样子,更顺应人事万物的惯常之流,我却知道,正是像这树一样孤僻地活着,不被见证的开花,才得出如此高质量的美。”……真想冲过去告诉这个西班牙人我们中国有句诗是“涧户寂无人,纷纷开且落”。原来公元二十一世纪的西班牙人,在仙人掌茎穿起的雪珠花香气中如梦的心,和那个公园七世纪在蓝田辋川垂钓的隐士诗人,他们的灵魂,也会撞脸。

——《美,及比美更多的》

 

看是枝裕和,我的感觉是“回家”。(在电影中)他反复使用的一个词“宛如步行”,换算成中国的术语应该是“流年”。就在妈妈和女儿削萝卜,唠家常,准备午饭。谈论家门口觅食的麻雀,儿子一边看妈妈做家务一边顶嘴,时光已经穿过我们,径自前行。当年的良多说自己不需要汽车,把姐夫递来的卖车广告不耐烦地丢开,若干年后,他却开着车,载着妻子和孩子们回乡扫墓,生活的步履不停,而我们只能紧随其后。时间流逝,逝者如斯,生活继续在琐碎中度日,我们就是那样沉入了时光深处。

——《宛如散步》

 

 

 

写作要有环保精神,宁可少些,也不低质,不能过度占用他人的注意力和内心空间。这么一个物资和信息都极大丰富的时代,文字不能“洛可可”。

——《少即是多》

 

我过去一直觉得茶花甜美平淡,是庸花,其实它虽然是团团脸,一脸和气喜悦,却长着锯齿状叶子,茎上也有微微的突起,花缘更兼有严寒中冻蔫的黄色锈迹,像是一团圆满中的,小小的逗号、省略号和括号,平添了剧情。

——《大事冬藏,小事冬算》

 

 

 

别的树都要依附于一棵树的意象,它(梧桐)的却有一种独自的美,“金井梧桐一叶飘”,叶色清嘉,状如葵叶,乘风而落。能够做到“铿然一叶落”的,大概只有梧桐叶子了。

 

画家中最解树心的,我觉得是凡·高,他笔下的树都是带着情绪的。映着蓝天的杏花是在灿烂地笑(《枝头杏花开》),夹着林荫道的白杨树,金色的落叶还挂在枝头,那是秋天最后的浅笑(《白羊林荫道》),被密密的藤条栅栏围住的大桃花是欢唱春天的哈哈大笑(《果园》),而那些初冬落尽叶子,灰颓的截头柳树则像极了孤寡老人(《艾藤的小路》)。

——《阅树读心》

 

 

 

生活滋养文学,文学烛照生活,这是一个完整流动的能量环,缺一不可。文学将心脑信息处理器升级,使你对生活的味觉更加丰富,而生活是文学的食粮,喂哺着它。有时,它们也会充当对方的隔离带,而这种离开,是为了更好的接近。就像禅宗里说的:“你忘记了月亮,就得到了月亮。”

——《你一直在玩》

 

(内容编辑整理自《时间的果》、图片来自网络)

 

 

 


首  页 | 活动介绍 | 请读书目 | 最美书评 | 专家荐书 | 优阅读 | 沙龙在线 | 在线展览
联系电话:67358114/5-8049 邮箱:xuanc@clcn.net.cn
主办单位:北京市文化局 首都图书馆联盟      承办单位:首都图书馆 首都图书馆联盟成员馆
技术支持:中研网

官方微信
版权所有:首都图书馆 京ICP备09067229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00296博客 | 微博 | 豆瓣 | 联系我们